有书楼

繁体版 简体版
有书楼 > 城边边 > 第145章 郑洋跳江,他决定结婚

第145章 郑洋跳江,他决定结婚

长沙城,儿子郑海光出生后,杨湘蓉、郑洋忙着自己的事业,特别是郑洋经常出差,屋里几乎见不到他。田志清有空便去他们屋里,他们住在城西;一个住这头,一个住那头。志清喜欢海光,海光几乎是在志清身边长大的。每回见到志清,如见到父亲一般。此时,志清仍然是孑身一人。为此,湘蓉劝过他,志清只是笑了笑,算是回答。湘蓉知道,志清的婚姻 大事,多数有女人的原因,也有他自己的因素,媒人是得罪了不少,落得自己还是个单身汉。湘蓉在为他着急。每回志清来了屋里,湘蓉摆出大姐的架子,要说他几句。志清还是那么称呼她为大姐。他们三个有相聚一起的时候,彼此之间亲如兄弟姐妹。

这回,星期天,他们来到了公园。他们说起了志清的婚事。湘蓉说:

“志清,我不相信你是个高来低不就的人,你是不是想着我屋小妹湘琴?”郑洋奇怪地看着妻子说:

“湘蓉,刚才我们的话题,不是说有关志清的婚事,你怎么冒出这么一句?”湘蓉说:

“这个问题,也是突然出现在我脑子里的。我们海光 都五岁了,志清不成家,我着急。”两个男人知道后,呵呵地笑着。郑洋说:

“志清,有些事,在心里得忍痛割舍。你还这样单身,不是个办法。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?”

郑洋的发问,志清在一旁微微笑着。他望着远处,很有心事地说:

“也许是大姐所说的,也许又不是那么一回事。”

此刻,志清的心里确是一言难尽:其实,刚才大姐的话,说到我心里去了。那回,葫芦镇见到了湘琴,回到长沙城后,那场面,想过一回又一回。湘琴的手,擂在我的身上,擂的我很不是滋味。想到湘琴,见到我时,她是那么地激动,句句话里,都是痛心的意思,她心里是有着我的。等了我五年,最后,我的一封信,她看到的是绝望和悲伤,直到后来成了龙顺礼的妻子。在等我的那五年里,她盼我想我,那段日子是她最不好过的。年轻时的我,视她如我命,可是,怎么能让她嫁一个不能生育的人?唉!她离开了我,我的痛苦来了,喜欢她,这不变的意思,在心里越扎越深,以至后来我对其他女性,我选择了谢绝。湘琴,这辈子我没有娶到你,也不让你离开我,我用这样的方式守着你,陪伴我日日夜夜。

志清的这阵沉默,郑洋也知道他内心的复杂,在看着他。志清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道:

“郑洋,告诉你,我的心里时时有着湘琴,假如我与另外一位女性成了家,那么,那姑娘如何得到我的真心真意?当她看出,我不属于她,两人过的苦闷烦恼,那个家庭如何维持下去?所以,我想,还是一个人好,因为,我心里已经有了个她。”

郑洋望着湘蓉在前面和海光一起玩耍,一面对志清说:

“男儿要拿得起,放得下。”志清显得很是轻松地笑道:

“现在,我们安下心,坐在办公室里,我们有时间有必要做出这样的决定。”

“你和湘琴这段婚事,哪怕剩下痛苦,你依然接受。我猜湘琴,她也不希望你一人独自过下去。”

“这辈子对湘琴的痛苦,已经很对不起她了。现在,我无法唤醒自己去面对其他人。”

“我们都已入三十的人了,所以,你对婚姻每选择一回,都是宝贵的。”

“今天,天空这样明媚,我们放松自己,说些别的吧。”

郑洋没有等他说完,一拳挥来,志清伸手挡住,郑洋的手便停在了空中,放下时,搭在了志清的肩上。海光在朝他俩这里招手,他们走了过去。

志清有意放慢了脚步,看着走上前的郑洋;他留着平头,还是那么英俊、潇洒。湘蓉短发齐耳,穿着普通,她身姿高挑、苗条,漂亮到哪都会被人注意,再服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