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书楼

繁体版 简体版
有书楼 >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> 第 36 章 小笼包

第 36 章 小笼包

“我的儿哟,看你找的好媳妇?()_[(.)]?▋?.の.の?()?(),

天天蹉跎你妈()?(),

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
夜里,齐焕华刚回到家()?(),

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。

齐老太这些抱怨()?(),

他也不想听,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。

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、那也不行,从做饭到做事,从家世到性格,事无巨细数落一通,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。

“你看吧!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,反了天!”

“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!”

说着,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。

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,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,最听不得这种话。

“妈,茹娇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齐老太一拍桌子:“那她是什么意思!”

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,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,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,脑袋一撇,他语气强硬。

“茹娇,你来给妈道个歉。”

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,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。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,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,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,诋毁任她说去吧,反正一个人的解释,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。

太没意思。

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,而是心理学。

那他可能意识到,自己当年约会、送礼,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,是抑郁症的前兆。

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。

那叫无病呻吟,叫日子过太好了,吃饱了撑的。

齐老太梗着脖子,儿子没向着媳妇,而是站在她这边,就像‘一家之主’的地位,还是像十年前,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,牢牢攥在她手里。

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,这是她儿子赚来的,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,她算什么东西。

齐焕华又催了声。

陈茹娇没理,从沙发上站起来,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,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,几个日夜织出来的。

“妈有什么意见,明天再说。现在太晚了,房子不隔音,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,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,不能让我们一家,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。”

都是要脸的。

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。

筒子楼藏不了事。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,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,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,闹的人尽皆知,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,去学校,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。

陈茹娇转身回屋,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,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。

“妈,我替茹娇给你道歉,”随意扯了个理由,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,回房睡觉,“茹娇最近出去上班,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,她忙不过来,有些疏忽的地方,您就稍微体谅下她。”

齐老太不乐意了,“体谅她?谁来体谅我?”

握着儿子的手,齐老太长叹一口气,“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,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?焕华,你爹走的早,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,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,我过得不可怜?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。怎么到她这里,就事事不行?事事瞧不上?她一个老闺女,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。”

“儿啊,你也别怪妈多嘴。媳妇,宠是宠不了的,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,你对她越好,她越是蹬鼻子上脸,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